《阴尸路》:世界末日的压力成因与后果

2020-06-11 G生活邦

大家都爱抱怨日常生活的压力,对多数人而言,家庭作业、个人财务、规划将来,这些都是每天存在的正常压力因子。不过,跟丧尸疫情爆发引致的压力一比,前述压力因子简直微不足道。

若想在丧尸疫情爆发后的混乱世界中努力存活下来,务必要知道自己可能会碰到哪些类型的压力因子,并懂得因应压力。《阴尸路》有许多例子呈现出奋力生存对人造成的长期影响,基本的社交与认知能力也受到损害。

压力来源

若面临的是丧尸疫情带来的恐惧,就算是一般人也会达到极限。只要有了足够的环境压力,最讲道德、最有同理心的人都有可能变成杀人兇手,最出色的策略高手都有可能变成傻瓜。不用说,对绝大多数人而言,丧尸末日肯定带来了相当大的压力。可是,跟疫情爆发前的生活相比,究竟是丧尸末日的哪方面带来了压力?

危机四伏的世界

在死者四处行走吞食生者的世界里,个体的安全绝对是第一要务。大家必须感到安全无虞才行,要是安全受到损害,就会承受极大的压力。每一个转角,每一栋建物和住所,行尸无所不在,大家时时惦记着自己终归不免一死。终归到底,他人的死亡以及自身无法避免的死亡,挥之不去,令人不快。人们认知到这是个危机四伏、冷血无情的世界,恐惧、焦虑、压力随之而来。

团体之间的竞争

比丧尸还危险的,恐怕就只有其他的人类了;随着《阴尸路》的故事进展,这一点也随之明确化。一大堆的敌人对瑞克及其同伴造成莫大的威胁。有限的资源(例如食物、住所、弹药)会造成团体竞争,触发了「不是杀人就是被杀」的生存本能。

社交孤立

倖存者之所以会组成小型的团体,绝对是因为人需要跟其他人交流往来;人之所以想拥有归属感,是因为在团体里生活对彼此都有利。然而,疫情爆发后,《阴尸路》的倖存者不断尝到生离死别的滋味,他们所爱的人、朋友、同社群的团员,有的丧失性命,有的在逃离致命危险时走散了。在社交孤立下,人们付出心理上的代价,孤独感导致焦虑与压力增加,阻碍了正常的机能运作。

不安稳与掌控感

倖存者在死者横行的世界里努力生存,生活失序又不稳定。家园消失,家庭瓦解,粮食难寻。倖存者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忽而安全,忽而危险,忽而同伴在旁,忽而孤独一人,忽而饱食,忽而饑馑。人类需要安稳和掌控感,才会有信心度过日常生活。8瑞克及同团的倖存者曾栖身于与世隔绝的农场、安全牢固的监狱、终点站的(假)避难处,最后却都落到不得不逃离的下场,随之而来的是无序、无助、失控的感觉。

内心挣扎与道德冲突

在这个黑暗混乱的危险世界里生存,有时不得不做坏事,例如:背叛、欺骗、贪婪行为,甚至是杀人。终点站食人团的团员马丁威胁要伤害朱蒂丝,曾对泰瑞斯这幺说:「你是个好人,所以你今天会死。」然而,犯下罪行跟「把某人看成好人」这项基本需求之间有了冲突,因而引发内心的挣扎。

这种情况一次次发生在《阴尸路》当中,剧中角色面对道德两难,无法迴避自身的愧疚感。比方说,加百列神父当初锁上教堂,忽视会众的哀求,致使会众遭大群活死人吞噬,这回忆折磨着加百列神父。

人为了存活下来,不得不屈服于心魔,做出坏事,造成心理上的压力与不适。

《阴尸路》:世界末日的压力成因与后果

一般而言,死亡是丧尸末日想当然尔的结果。然而,丧尸末日跟别的末日有所区别,丧尸末日下的死者接收了生者的世界,死亡本身犹如活化剂,用来消灭倖存者。所爱的人死去,导致个体情绪极其不安适。

从一开始,倖存者面临的是模糊的失去感,他们不晓得所爱的人到底是倖存下来了,还是说对方活着,只是心理上的距离很遥远。丧尸末日下的行尸十分活跃,身体存在,但内心消逝,从而营造出各种模糊的失去感,堪称是独一无二。《阴尸路》之所以能描绘出扣人心弦的动人时刻,例如摩根杀死妻子而引起的内心挣扎,戴瑞因失去莫尔而产生的悲伤之情,乃是因为他们所爱的人在生理上虽然存在,却不再是「活着」的。

生理需求

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还要试着跟别人和睦相处,并不容易,但这点不是倖存者承受高压的唯一因素。毕竟,唯有缺少的东西属于必要物品,匮乏才算是个问题。食物、乾净的水、武器、汽油,甚至是睡眠,如今都成了珍贵的事物。首先,资源的匮乏会引发不确定性,不确定性的风险又会造成决策技能脱轨。

压力会带来什幺影响?身心健康受创

压力会对个人的身心安适造成莫大的影响,例如,高张的压力会触发失眠与

宁的睡眠模式,削弱免疫系统,抑制或刺激胃口,导致头痛、颤抖、气喘、胸闷、反胃、疲惫。心理压力也会让现有症状恶化,引发身心症,例如胃溃疡、湿疹、斑块状牛皮癣、高血压、心脏病…等。压力有如在暗处等候的杀手,也会影响心理健康,不亚于生理疾病。

有些人比较脆弱,在压力下会有心理失调的症状,例如思觉失调症、抑郁等。成因有遗传基因要素和环境压力要素,两者都会影响心理疾病的结果,而这正是素质压力论的核心概念。

在《阴尸路》中,处处可见角色在创伤事件后深受精神崩溃和其他心理疾病症状的折磨。瑞克在妻子罗莉死后,产生视觉和听觉上的幻觉;摩根在妻儿陆续死去后,陷入妄想的疯狂状态;最后是丽兹这位失去双亲、住在监狱的小女孩,显然难以理解现实世界,无法辨别行尸和活人间的关键差异,杀死妹妹毫无懊悔之心,却在卡萝杀死行尸后伤心欲绝。在这个新世界里,巨大的压力更为普遍,倖存者罹患心理疾病的比率也因此增加。

《阴尸路》:世界末日的压力成因与后果

压力因子数量的增加还产生了另一个后果,也就是认知负荷会随之增加。认知负荷是指人具备的工作记忆容量,可用于投入多项持续进行的任务。这类任务涵盖了多数人习以为常的能力,例如学习、提取长期记忆、沟通等。

工作记忆容量的负荷量越大,在进行简单的任务时,就越有可能犯下错误,结果往往导致行为表现变差。假设有一个生存团体,许多团员几乎毫无生存技能,也不具备狩猎採集的维生知识。学习生存方法会是这一团体所面临的难题,但活尸和其他倖存者会造成额外的危险,导致团员在生存技能的学习与应用上屡屡犯错。

警醒与表现

在压力之下,人所感受到的警醒度会增加。人通常必须具备高张的警醒度,才能轻鬆自如完成任务。然而,警醒与表现之间的关係是呈曲线发展。警醒度增加,表现品质随之增加。然而,到了某个程度(个体各有不同),表现品质会开始衰弱,毕竟人能承受的有限。

心理要承受多大的压力才会崩溃,自然是因人而异,同时也取决于个人的经验与先前的知识。大家最喜爱的角色——戴瑞.迪克森,他善于求生技能,在疫情爆发前就过着漂泊度日的生活,反倒很能适应末日后的生活;安卓莉亚的妹妹爱咪是个大学生,承受不起世界的改变,比较难以适应,很早就死了。

压力导致盲点

丧尸电影里的英雄角色感觉无懈可击,后来,在难以置信的艰困时刻,活死人竟然不吭一声悄悄靠近!你是不是曾因看到这种剧情而心生沮丧?你看着这个角色一路上克服重重困难,却被一只普通的丧尸给击倒了。这背后有其充分的理由,根植于「线索利用假说」。

简单来说,此假说是指环境里有许多观察得到的线索,但在高压之下,人只会注意到生存相关线索。在众多模糊又不重要的事物当中,英雄只看见几样高解析度的迫切危机。多数时候,这种方法很行得通,然而,这同时也让英雄有被轻易鬼祟靠近的空间。因此,下次看到某个角色轻易就被杀掉,想对编剧破口大骂,请记住,英雄注意力就是如此有限,终至承受不住或消磨殆尽。

书籍介绍

《阴尸路的黑暗疗癒:团体压力‧道德两难‧生存竞争……24位心理学专家剖析令人又痛又抚慰的人性挣扎命题》,采实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崔维斯・兰里
译者:姚怡平

2010年10月,影史上第一部以「活尸末日」为背景的电视剧上映,同时在120个国家播放。这部系列影集从主角们面临剧变、承受压力并做出艰困选择,进而展现出各种爱恨、忠诚、背叛、勇敢的表现,不仅让观众感到道德上的矛盾冲击,反问自己会如何抉择之外,也意外地提供了短暂逃离现实生活的出口,在发掘自己对剧中人物感到认同之时,也重新找到人生种种事物之于己身的真正意义;每一集宛如一场45分钟的公路旅行,带着我们重新找到自己,在乍看黑暗阴森的残酷剧情中得到疗癒。

本书收录24位心理学与临床专家,从各种角度剖析解答《阴尸路》引起粉丝们狂热追随的诱因;为什幺看见残酷的人性、血肉横飞的砍杀暴力,可以带来纾压的疗癒感?

《阴尸路》:世界末日的压力成因与后果